轻奢
您的位置:华南新闻网 » 时尚 » 轻奢 » 正文

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核心提示: 作为一部原创IP网剧,《灵魂摆渡》在卡司知名度较低,预算也不高的情况下,三季总流量破45亿,在对国产剧向来严苛的豆瓣,更...

  作为一部原创IP网剧,《灵魂摆渡》在卡司知名度较低,预算也不高的情况下,三季总流量破45亿,在对国产剧向来严苛的豆瓣,更是拿到了平均7.9的高分。

  最近的网络大电影《灵魂摆渡·黄泉》一上线,又以5小时500万播放量的成绩,刷新网大首日记录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专访人物 | 小吉祥天

  采访+撰稿 | 条姐

  以“诡编”之名

  关于小吉祥天,有两个“江湖传说”。

  江湖传说之一,小吉祥天的性别是个迷。

  传说之二,他的眼睛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事物,晚上12点后不能见明火,是“现实版夏冬青”。

  在小吉祥天所在的公司完美建信坐了一会后,传说的主角穿着貂,披着过肩的黑亮长发,揣着香奈儿暖手筒,香气袭人地走了进来。

  但身高和声线却提醒着周围的人:这的确是个实打实的蓝孩子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回到《灵魂摆渡》第一季刚上线的2014年。

  彼时国内成功的网剧案例寥寥无几,一直以来专注传统电视剧领域的完美建信公司,也并没有针对网剧的人才储备。

  “大家在网络上看的只有英美剧和《万万没想到》,但当时传统编剧对《万万没想到》这种的都是有一点抗拒的,而贴近网络的年轻人里又找不到有影视经验的。我是之前一直在网络上混的,加上自己当时也有差不多7、8年的现场经验,结合一下我是比较合适的,可能当时也就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画漫画出身、掌控着《灵魂摆渡》画面呈现的小吉祥天,就这样顶上了编剧的班。

  《灵魂摆渡》上线后,播放量一骑绝尘,成为当年的黑马。对国产剧向来严苛的豆瓣评分,更是给出了8.2的高分,还培养出了一批数量庞大的灵摆粉。

  后续的两季,也延续了第一季的好成绩。

  最近的网络大电影《灵魂摆渡·黄泉》一上线,又以5小时500万播放量的成绩,成为最快破500万的网大。

  “传统编剧那一套我不会”

  第一季的《灵魂摆渡》,以每集一个小故事的节奏,写报恩,写亲情,写农民工讨薪……以灵异之名,写人心之实。

  看似简单的设定,当背后的故事一一揭开,观众才发现自己进了个坑。不知不觉被喂了那么多谜团,想跳都跳不出去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穷得叮当响的孤儿夏冬青,眼睛从小与常人不同,“能看见鬼”。其实,夏冬青本是先天失明,是鬼差赵吏为了报恩,将附着蚩尤灵魂的双胞胎妹妹的眼睛给了他。

  鬼差赵吏,同时也是夏冬青打工的便利店老板,一个暗黑摇滚系风骚男子,其实是古代为了爱情,将灵魂卖给了冥王的一位得道高僧。

  被夏冬青救了一命,喜欢上夏冬青的大学女生小亚,其实也不是人,是昆仑派来监督赵吏和蚩尤的天女。

  昆仑和冥界两方势力出现后,其他魑魅魍魉也纷纷粉墨登场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随着主线故事的展开,《灵魂摆渡》的拍摄地点从北京挪到了山东海阳,主角们的生活场景,也从狭小的便利店换到了别墅里。

  在观众看来,是444号便利店装不下创作者的野心,支撑不了各路神仙妖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设定。

  但其实换景的原因超级随意:原先拍摄的便利店被拆了,刚好公司有大组在海阳拍摄,《灵魂摆渡》就这么捎带着在海阳拍了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“穷”,是《灵魂摆渡》一直以来摆脱不开的一个字眼。

  随意换景并没有给小吉祥天的编剧工作造成困扰。与传统编剧不同,小吉祥天并不是一个靠技巧编故事的讲述者。

  “就找一找这个这个城市里有什么不花钱的,然后工作人员把这个景拍照片发给我,我就开始写。”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这次的网络大电影《黄泉》也是一样:“老板搭了一个有一点像新龙门客栈那么一个客栈,就是有点像土匪寨的那么一个东西,然后拍完了戏就拆有点可惜,就给我们再拍一个。”

  于是,便有了寸草不生的黄泉世界,和后来的八百里曼珠沙华。

  人物故事也是一样,从演员身上出发。

  “如果我能确定一个演员的戏,就比我先有剧本会好,我能从这个演员的气质抓一些东西出来,演员本身的气质就能带动一些故事方向上的可能性。”

  于是,有了不解人间风情的孟婆三七,也有了不染人间烟火的泥胎长生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这么说似乎很任性,但这位制片型的编剧其实也有现实层面的考量。

  “因为你第一遍是编剧角度,你在文字上走完这个技巧行为,再由各部门去完成它。一拍,你这个节奏可能就变一下;一剪,你这个节奏又变了;演员,还有他的节奏。最后结构就乱掉。”

  总而言之,对小吉祥天来说,一个舒服的创作节奏,是虚构和现实的编织。而且,是紧跟潮流的编织。

  《灵摆》的粉丝在某一层面上,同样参与了故事的创作。

  在鬼子母神诃梨帝母一集中,借同人作者翡翠这个角色,演了一出倩女幽魂版青吏同人大戏。突如其来被喂了满满一口官方粮,也算官逼同死的典范了。

  “我觉得这是挺美好的东西。”小吉祥天说。这是他坚持认为的,一个剧本的灵魂所在:“要有‘心’,要‘未成曲调先有情’,要‘无招胜有招’。”

  看到鬼、尼泊尔皇室血统…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 说到这,是时候来聊聊文章开头提到的第二个传说了。

  当条姐就“现实版”夏冬青向本人求证时,小吉祥天一声呵呵:“这是我发的通稿吧!”

  随即话题就转到“通稿”上:“上次我让他们写我有尼泊尔皇室血统,他们都不肯!”

  “啊,为什么是尼泊尔皇室?”

  “你看我不像吗?”两手一摊,“说我是法国的也没人信啊。”

  采访当天正赶上《灵魂摆渡·黄泉》上线,小吉祥天又分享了一个梗,“我还让我们做设计的小姑娘在主海报上放我的收款二维码。”

  “真的放了吗?”

  “当然没有。”一旁的助理翻了个白眼,显然已经对他跳脱的脑洞习以为常了。

  跳脱的思路体现在作品里,就是《灵魂摆渡》里那些随意却效果好到气死竞争对手的脑洞了。

  就像网剧中,大boss之所以是日本娃娃花子,并不是什么出于审查考虑等复杂原因。仅仅是因为小吉祥天就地取材,把自己家的娃娃贡献出来一样。

  《黄泉》也有神来之笔——曾客串出演“饕餮五公子”的巨兴茂导演,真头出镜,在《黄泉》中饰演了一个没完没了叨逼叨的鬼魂,的头。

  李博轩摄影师:《灵魂摆渡》诡异传说缠身

  本以为这枚鬼头和“五公子”有什么神秘关系,是“填坑”大业的一部分微小的工作,但事实上,这个角色是这么诞生的:

  “我们需要一个陪伴在女主身边的承担吐槽功能的角色。一开始其实是那株曼珠沙华,但特技太难实现了。”

  被现实捆绑喘不过气来的人哟,困难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,请参照小吉祥天的脑洞。

  声称“不看书”,却不管是古风台词还是现代台词都信手拈来;声称不会编剧技巧,却可以轻松用十个新角度解读中国传统神话;声称“运气好”,却会为了写《黄泉》这么一个纯爱故事,穿半年粉红色衣服“寻找少女心”。

  背后很努力,却看起来毫不费力,说的大概就是这种人吧。


Tags:李博轩 摄影师 灵魂 摆渡 诡异 传说 缠身

编辑:张东

关于我们 |  免责声明 |  联系我们 |  网站地图

华南新闻网 Copyright © 2015 thehuanan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佳媒内容平台[ www.mitiplus.com ]成员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.